春節快到了,小偷自然也要撈一票過年了。
  鄧某就是這麼想的。不過,他還有個心思:一個好漢三個幫,一個小偷也得有搭檔——就算這位搭檔不會溜門撬鎖,至少總可以望風放哨,提前“預警”。
  什麼樣的人才能成為搭檔,作為一個已經三進宮的盜竊老手,鄧某有著自己獨特的三個標準:
  首先要懂自己,信任自己,對自己忠心的,否則容易到了關鍵時刻,自己先逃跑保命去了;
  其次要長得過得去。如果長得賊眉鼠眼,進入小區,說不定早就被保安盯住了,而且還容易被人認出來;
  最後一條是要比較機靈的新手,因為老手雖然偷的技術好,但知道偷的行情,未必肯給自己打下手,就算願意,開價也高。
  鄧某“招工”的價錢,已經不低了:按天計,一天一千。
  他在打牌時認識的朋友朱某,很快成了他的搭檔。朱某之前的經歷乾乾凈凈,不過面對一天一千的誘惑,他下水了。
  如此的高薪,自然要求強度很大的“工作”,這個星期一,也就是5號,兩個人連夜坐車來到了紹興諸暨。6號上午物色目標,中午就開始在一個小區里作案。
  雖然是白天作案,但兩人相貌清秀穿戴整齊舉止大方,小區保安根本就沒留心他們。
  兩個人連續進入前後兩幢相鄰樓的兩戶人家,利用技術開鎖手段進入室內盜竊,偷到了價值約7萬左右的金銀飾品和現金。
  每次作案,都是鄧某負責動手,朱某負責望風,配合頗為“默契”。
  按照之前的計劃,本想在諸暨多獃幾天的,見第一次出手收穫就這麼多,怕夜長夢多,兩人決定馬上就走。
  當天下午4點多,他們已經在諸暨客運中心附近了,不過,恰好遇到巡邏民警。
  “關鍵時刻”,朱某是個新人的“弱點”暴露,面對警察,他緊張了,這種可疑神色,很快引起民警註意,一查,結果可想而知。
  這邊賊已經落網,那邊兩家失主還剛剛纔報案。鄧某背包里的贓物一清點,發現大部分是這兩家人家的,但還有些東西不是,也就是說,這對賊搭檔已經在其他地方做過案了。
  目前,這個案子正在繼續深挖中。昨天,兩人被刑拘。
  本報通訊員 劉紀明
  本報駐紹興記者 苗麗娜
  (原標題:小偷雇幫手,每天千元起步招工條件:忠心,帥哥,新人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fxhordmiwzwmf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