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17日下午4點,記者在上饒縣石獅鄉政府採訪,遭到該鄉政府辦公人員威脅恐嚇並不斷爆粗話:“你xx,記者有什麼了不起,你們還年輕的很,滾出我們鄉政府!”現場,鄉政府紀委書記、人大副主席等多位領導圍觀,但並未有任何人上前制止,接著記者報了警。經查,上班喝喜酒的廣電工作人員屬個體有線電視站臨時聘用人員,廣電網絡公司已開會研究將該人員辭退;另外2名涉事工勤人員,已被責成作出深刻檢查,在全鄉幹部大會上通報批評,並罰扣一個月的績效工資;另外,該鄉紀委書記、人大副主席被誡勉談話,民政所所長被停職。(9月18日人民網)
  17日下午,記者在上饒縣石獅鄉政府採訪,遭到該鄉政府辦公人員威脅恐嚇並不斷爆粗話“滾出鄉政府”。雖然有關部門出乎意料地快速給出了處理意見,但卻不可能讓此事告一段落,因為真正的看點剛剛入場。
  對登門客人來說,最難接受的,恐怕莫過於一個“滾”字。主人不歡迎也就罷了,咋還惡語相向掃地出門?也許記者是拍到了某些工作人員上班打瞌睡的照片,但被髮現之後,稍有點“情商”的人,都知道“想辦法討好”記者,不然記者報道出去後該如何收場?但這樣的“道理”,對一個流氓習氣十足、動不動就滾字當頭的“痞子”來說,無異於對牛彈琴。
  在“人之初性本善”的傳統語境下,“痞子”絕不會是先天就有的,一定的後天條件必不可少。石獅鄉政府大院,或許就創造了某種後天條件。這不,在“痞子”對記者動粗時,十多位工作人員都在旁邊“看戲”,竟無一人上前制止,甚至還附和指責記者的不對。如果說這十多人全都是看客的話,恐怕會犯疏忽之錯。“看客”中,正好有鄉紀委書記。而紀委書記,不就應是“痞子”惡劣作風的監管主體嗎?要是知道還有不少幹部脫崗等其他問題後,也許就會發現,這位紀委書記更像“戲子”。“紀委書記”的道具,絲毫改變不了其本性,他用他的實際行動,為我們上演了不作為的“好戲”。
  看了兩出“戲”後,“廚子”登場了。所謂廚子,即“耍刀”的,刀起刀落,違者伏法。其刀法有兩大特點,一是出刀快。17日下午4時,“滾出鄉政府”事發;18日中午12時,對涉事人員的處理結果見諸網絡。要是除去記者寫稿的時間,刀速還能再快一點。其途徑就在於“鄉黨委政府連夜召開黨委擴大會議”。疑問出現了,連夜的閉門會議,可否得到了記者的意見?如果當慣了看客的參會者“團結”一致的話,還有幾多真相價值?二是在於準,點到為止,對當事人來說就是“恰到好處”。臨時工被辭,再次驗證這個群體永遠最“霉”;工勤被罰,一個月工資能算啥?民政所長停職,連免職都“捨不得”用;紀委書記被“誡勉談話”,更不值一提。
  有關部門急於平息事態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是否應該在公平公正的基礎上,再考慮“下刀”速度?要妥善處理此事,第一步是否應弄清調查責任主體?“廚子”與“戲子”“痞子”本就是“一家人”,自個兒查自個兒,有失偏頗在所難免。更不用說,從鄉政府上班情況來看,即使沒有“滾”這個引爆點,“廚子”平常履職也值得上級有關部門反思。
  文/冬月禾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“滾出鄉政府”中的“廚子戲子痞子”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fxhordmiwzwmf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